在线客服
经纪会员群
官方微信
陶瓷艺苑

鉴赏:清光绪年皮球花小盘

2017-09-08 15:28:38

5hbG-fykufif3528663.jpg

这是光绪年间的一对儿完整的纹饰一样的皮球花小盘中的一只。这只清光绪皮球花小盘,口径13.4厘米,高2.4厘米,底足内径6.7厘米;口沿描金,盘心绘制大小不一的多彩皮球团花19个(图1:一只盘子正面),或1个一组,或2个一组,或3个一组,或4个一组,团花的纹样多种多样,有的团花还描金。盘外表面等距离绘制有3组似旺盛的青花花草纹。盘底有“大清光绪年制”六字青花楷书款(图2:另一只盘子背面),青花晕散自然,已深入胎骨。此盘胎质细白,露胎处可见明显的淡黄色火石红。细观釉面,底色微微泛青,背部釉薄处可见明显的一圈一圈的旋胎痕。


皮球花是瓷器上的一种装饰,因为其形状又像绣球,故又被称为绣球纹。据考证,这种纹饰的雏形是“团花”(又称“团窠”),最早出现在魏晋南北朝时期,考古专家曾在新疆吐鲁番阿斯塔那北原墓地出土过这个时期的5幅剪纸团花:对鹿团花、对猴团花(和平元年)、八角形团花、忍冬纹团花(延昌七年)、菊花形团花。有专家认为,“团花”图案的出现是受到西域波斯文化的影响,隋唐时期才成熟。在唐宋诗词中,有很多关于“团花”的描述,比如:唐代欧阳炯的《春光好?天初暖》诗中有“叠雪罗袍接武,团花骏马娇行”的诗句。宋代陆游在《剑南诗稿》三二《斋中杂题》中说:“闲将西蜀团窠锦,自背南唐落墨花。”《宋史?舆服志五》写到:“景祐元年,诏禁锦背、绣背,遍地密花透背采缎,其稀花、团窠、斜窠、杂花不相连者非。”随着时代的推移,“团花”渐渐衍生出了“皮球花”,到了明清时,便被广泛应用到家居装饰、漆器、彩绘瓷器、錾花的金属器具、丝绸印染、刺绣、服装等上面。


这件小盘曾亮相去年12月份在中国国家博物馆举办的一次公益鉴宝活动,经专家鉴定认定为开门的真品无疑。

(来源:新浪收藏)